很多時候,人們都以為人生很快就結束了,但長壽時代,五十歲以後的人生還長的很。一輩子,會有很多被愛的機會,也會有很多美好或重新來過的機會。張忠謀先生寫過一篇文章《人生不要太圓滿》

作者:張忠謀

在一個講究包裝的社會裡, 我們常禁不住羨慕別人光鮮華麗的外表, 而對自己的欠缺耿耿於懷。但就我多年觀察,我發現沒有一個人的生命是完整無缺的, 每個人多少少了一些東西。有人夫妻恩愛、月入數十萬,卻是有嚴重的不孕症; 有人才貌雙全、能幹多財,情字路上卻是坎坷難行; 有人家財萬貫,卻是子孫不孝; 有人看似好命,卻是一輩子腦袋空空。每個人的生命,都被上蒼劃上了一道缺口, 你不想要它,它卻如影隨形。

以前我也痛恨我人生中的缺失,但現在我卻能寬心接受, 因為我體認到生命中的缺口,彷若我們背上的一根刺, 時時提醒我們謙卑,要懂得憐恤。若沒有苦難,我們會驕傲,沒有滄桑, 我們不會以同理心去安慰不幸的人。我也相信,人生不要太圓滿, 有個缺口讓福氣流向別人是很美的一件事, 你不需擁有全部的東西,若你樣樣俱全,管別人吃什麼呢? 也體認到每個生命都有欠缺,我也不會再與人作無謂的比較, 反而更能珍惜自己所擁有的一切。

猶記得我那可稱為台灣阿信的企業家姑媽, 在年近七旬遁入空門前告訴我: 「這輩子所結交的達官顯貴不知凡幾, 他們的外表實在都令人豔羨, 但深究其裡,每個人都有一本很難唸的經,甚至苦不堪言。」所以,不要再去羨慕別人如何如何,好好數算上天給你的恩典, 你會發現你所擁有的絕對比沒有的要多出許多, 而缺失的那一部分,雖不可愛,卻也是你生命的一部分, 接受它且善待它,你的人生會快樂豁達許多。

如果你是一個蚌,你願意受盡一生痛苦而凝結一粒珍珠, 還是不要珍珠,寧願舒舒服服的活著? 如果你是一隻老鼠,你突然發覺你已被關進捕鼠籠, 而你前面有一塊香噴噴的蛋糕, 這時,你究竟是吃還是不吃呢?早期的撲滿都是陶器,一旦存滿了錢,就要被人敲碎; 如果有這麼一隻撲滿,一直沒有錢投進來, 一直瓦全到今天,他就成了貴重的古董, 你願意做哪一種撲滿? 你每想到一次就記下你的答案,直到有一天你的答案不再變動, 那就是你成熟了!!

張忠謀簡介:

被媒體和外界封為全球市場的半導體教父,是台積電(2330)的創辦人,與第一位妻子結婚16餘年。在國外生活工作近40年,1987年,張忠謀回台擔任工研院院長2年後,創辦台積電擔任董事長,並在1988年辭去工研院院長轉任工研院董事長,張淑芬同年辭去工研院台北辦公室主任與導演丁善璽合作成立天元電影公司,張忠謀是原始出資股東之一。

張忠謀先生大學就讀哈佛大學,順利進入麻省理工學院念碩士,但他說畢業後考取博士兩次失敗是他人生當時最大的挫折。他選擇向兩間公司投出人生的求職履歷表,分別是福特公司和另一間半導體公司,由於富特公司的薪資條件少了一美元,所以他選擇後者。

2001年1月23日七十歲的張忠謀在美國迎娶五十七歲的張淑芬女士。

 

 

張忠謀董事長的愛情故事

張忠謀董事長與其妻子張淑芬的兩人認識15年,各自有過婚姻。她在高中時移民美國求學,22歲相親結婚。各自單身以後,當時70歲的他和當時57歲的她相戀4個月便決定白頭偕老共度餘生。

兩人在美國的教堂舉行簡單婚禮,只有少數親友參加。台積電對外發表簡單聲明,並在報章刊登「 結婚啟事」。

她喜歡作畫,他也懂欣賞。周末他若在家,她就不出門就下廚。張淑芬女士一度分享和張忠謀相處的夫妻之道,表示年輕時覺得吵架一定要贏,所以每次吵得厲害,後來「轉念」選擇吵架時把丈夫的臉想成孫子的臉,「冰很快就融化」。「我更年期,不要跟我吵」,張淑芬說她生氣時常會說這句話,張忠謀會笑說「哇,妳更年期真長」。 兩人結婚10幾年,一開始都像方形石頭、不懂圓滑,後來她想「吵贏很重要嗎? 」,逐漸轉念,不再硬碰硬,後來幾乎不吵架了。兩人還一度被網友「捕獲」在台北大直美麗華百貨公司的漢堡王約會用餐,讓網友們羨慕「我也想這樣約會到老啊~」。

關於兩人攜手共度人生,她認為就是相依為命啊!

被問及怎麼看待「婚姻」和「感情」?她認為不管是兩個人生活還是談感情,「適合」很重要。他們倆個因為興趣相投。他喜歡看書,每天都要花很多時間看書。那她就聽聽音樂或打打坐。 兩人都喜歡安靜,不喜歡應酬。有時間就相約一起走走路。她自認她們這個年紀談感情,不像年輕人總是擔心害怕。他們追求平靜平淡自在的生活,沒有特別的高潮,但卻有security 的感覺。她認為相互依賴的感覺很舒服。她認為彼此談心很重要,再大的事,只要談,就可以化解。兩人每天總要花很多時間講話。她喜歡談政治,在他面前說話,她不保留更不需要偽裝。

 

 

兩人雙雙有海外生活的背景,張淑芬曾經是張忠謀的部屬,兩人因為工作關係相識,1985年,張忠謀由美國返台接掌工研院院長一職,張淑芬則任張忠謀秘書。據媒體報導張忠謀再婚前已經與前妻分居超過30年之久。兩個各自單身以後,都是為了餘生的幸福,才鼓起勇氣走在一起。

【張忠謀的愛情故事】他說「每個人的生命,都被上蒼劃上了一道缺口」
【張忠謀的愛情故事】他說「每個人的生命,都被上蒼劃上了一道缺口」

 

離婚後她孤單一個人在台北生活,直到有次她生病他才著急跑去看她,看她病得厲害立刻把她送到醫院安排好才回家。第二天他下班以後又急急忙忙從新竹趕去看她讓感到很窩心。

被迷體問到最欣賞他哪一點?她說過:我最佩服他的一點,就是他人前人後,始終是同一個樣子。他永遠講誠信,同時也要求部下講誠信。他講誠信,絕對是說到、做到,一點兒也不打折扣。

她曾在一次訪問中說:「我們的婚禮很簡單,在教堂舉行,只有少數親友參加;公證完之後,我父母也有宴客,只擺了幾桌而已」「覺得他可以一輩子保護我,像個『港口』,可以終生依賴。」。

她把另一半「當成小孩子一樣疼愛,有時候順著他,有時候管管他。」他比她年長13歲,為了把持他的健康,她嚴控他吃甜食「我們的感情好,生活過得很實在,不會因為身份、地位或其他世俗的眼光,而影響了這種感覺。我很確定,我們有白頭偕老的打算。他很愛我,我也很愛他。」

他說。「過去三十年,創辦、奉獻台積電,是我個人非常愉快的時期。現在我要把餘年留給自己和家庭。」人生到了最後,如果有餘力,就會更明白情感比物質更令人珍惜。

 

 

她熱愛作畫,甚至可以連續6、7個小時不休息。曾被記者問及最喜愛的畫作是哪一幅?她說每幅繪畫都是她的孩子都喜歡,但是「祈福」這幅畫給她自己莫大的感動,因為那是她在尼泊爾山上的一所喇嘛廟中打坐靜修時,看著喜馬拉雅山時內心感到莫比的平靜後留下的影像。

現年86歲的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宣告將於2018年6月退休,妻子張淑芬女士7年前接受《商業周刊》專訪時表示,曾和張忠謀討論身後事…她接下台積電志工社的社長,讓台積電的公益行動積極動起來。八八水災,台積電出動工程師,協助台南縣所有小學準時開學。她參訪受災小學時,台積電財務長何麗梅、新廠規畫處處長莊子壽全程陪同。八八水災後,張淑芬到阿里山勘察,在員工餐廳辦阿里山農產品義賣,張忠謀本人也到場,公司高階主管都現身。她讓台積電高階主管由上而下做公益。兩人相處的不能踰越的底限在哪裡?她說:「我不會跨進他的紅線。」她不接台積電文教基金會,不碰錢。不過問公司的決定。不管大錢。「大錢歸他管,小錢歸我管。」

對她來說,「做志工就像創業」,她必須在這三條規則下,帶領台積電走出公益的路。就像不帶兵的執行長,不斷向外擴張影響力。她說,她的願望,就是希望台積電的主管,都能知道志工在做什麼,把台積電人性的一面,挖掘出來。進而,「希望台積電員工快樂,」她說。

以前,她每年都去尼泊爾,但結婚8年、9年,才去3天(指尼泊爾),她坦承:這不像以前的我,以前我每年都去。

用台積電文教基金會去做公益,力量會更大。但陳國慈(台積電文教基金會前執行長)卸任找她當董事長,他們選擇「避嫌」。以前我們志工社的志工拿自己的假期,領300塊錢的車馬費,這個車馬費他們留起來去做。(編按:目前台積電志工社約900人,占台積電員工3%。經費由台積電文教基金會核撥,一年可動用資金約100萬到400萬元。)但她依舊發揮了她的影響力。基金會是屬於公司的,志工社只是一個社團,公司的東西不應該是眷屬進來,即使在國外美國CEO的太太通常會管基金會。可是身在台灣,他們還是在乎當地的文化。一般像家族財團會成立基金會,但她認為家族財團有家族財團的做法,但他們不是,她認為張忠謀是專業企業人員,她也是專業志工。

心裡的敵人是身體的微弱,怕與先生分開

她被問到:「心裡的敵人是什麼?」她說:「我現在心裡的敵人是年紀的長大、身體的微弱,怕跟我先生分開」。被記者問到使否討論過身後事,她說:「這一方面,我比他更堅強,……我不捨他一個人生活,沒有人照顧的日子,我會比他在這一方面堅強。」

被問及是否:會成立信託,她說:錢我們也帶不走,我們走之前,會把錢都用在公益上。一度前往美國紐約參加達賴喇嘛的3天心靈進修之旅,去過達蘭薩拉見達賴喇嘛被告知:「他告訴我,最大敵人就是自己的煩惱。」她過去專訪中透露達賴喇嘛教她「慈悲智慧」,也就是要用慈悲的心跟有智慧的方法來作善事,在幫助別人的過程中不要造成他們的麻煩與困擾,在幫助他人的同時還要激勵他不能讓他們因此怠惰、依賴,要因為曾被幫助然後感恩站出來幫助其他需要幫助的人。她相信每個人都是一顆善的種子,便可能讓社會變成一座充滿善的森林。

被問及不會留財富給小孩?她肯定說:不會。被問及:「那你跟Morris留什麼給小孩呢?」她說:我們讓他們知道媽媽、爸爸是什麼樣子。I want them very proud of their parents.(我要他們以他們的父母為傲。)我沒有因為我跟我先生結婚後,變得很奢侈或是變得很不一樣。我更不會讓我的小孩因為這個繼父變成不一樣的人,這不是我們的教育方式。他們只要看他媽媽,就知道他們的分寸在哪裡。

聽說她喜歡黃色。她在某次專訪中透露:「請不要promote我這個人,請promote我的理念。」關於人生的PRIORITY,她坦率表示:「我的重點工作第一是照顧好我先生,第二是讓我自己開心;然後再看看要做什麼。」坦率無欺。她喜歡回到自我中心,讓自我圓滿,然後再談幫助他人。

《我的成長——真心》張忠謀為妻子寫序

這本書的作者張淑芬是我深愛的妻子,正如股票分析師在推薦股票時,總要說明他或他的公司與被推薦公司的關係,我先把我與作者的身分說明,以避免任何「利益衝突」的懷疑。既已說明,我就可盡情地談芬和她的書了。

在我這個做丈夫的看來,芬的最大特色是她的「真」。在這個充斥了虛偽和謊言的社會裡,我從未看到芬在任何人際關係上,有任何「不真」的地方。她的交遊不能說不廣闊,但無論是初認識的新交,或是相知多年的舊友,她都以真心對待。我和她都不太喜歡晚上的應酬,所以晚上常常有長談的機會,談話中也有時談到她的朋友,但在我記憶中,她對我所說關於她任何朋友的話,全部可以在這朋友面前說。

讀了這本書,會覺得芬的真,因為芬在書中的話,都是她平常和我說的,而且有些話說了許多遍。如果讀者視芬的話為忠告,那我至少可以保證,讀者們得到的忠告同樣是作者對她丈夫的忠告。真的有妻子會對丈夫做不真心的忠告嗎?如果如此,人生豈不是太累了。

張淑芬Sophie Chang

時隔8年,第二本書「畫架上的進行式」以散文形式述說生命體會

張忠謀再度作序

目錄序1 畫架上的進行──為妻序 張忠謀序2 一顆單純的心帶著滿滿的祝福 葉繁榮序3 會思考的藝術人 黃敏俊

書 前

進行中的喜悅 潘(火宣)

進行曲一 【昔日所思 2002–2006】

如果能夠重新再來平靜之光智者有如空氣的存在

童言童語心靈花園內心的指南針手中的一條線傾聽另一種聲音

進行曲二 【走入繽紛的幽徑】打開一扇門從畫中認識自己時光的切片畫架上的進行式彷彿落英繽紛的溪流綠色的天空不一樣的眼睛最難的人物畫白花翠堤春曉執子之手二個孫子  八八水災偶然臨摹莫內臨摹秀拉牛中央公園

進行曲三 【綠足跡】做社會的志工

綠足跡綠色之夢我親自走過書香力量起心.動念阿里山之約一加一大於十

進行曲四 【捨.得.捨──我的體悟】亞太的領袖夫人們九寨溝的詩篇挑戰黃龍挫折之悟,轉念女兒有夢玻璃窗外巢織的愛捨.得以燈祈福回首初發心

收回

序畫架上的進行──為妻序張忠謀

  這是芬的第二本書,她的第一本「真心」,在二00二年出版。當時她說:「想寫的已寫,以後也許不會再寫書了。」

  但是,這八年中,她又多了許多想寫的題材。八年前,「真心」的範圍是家庭以及周圍小圈圈的朋友們。雖然那時她已好幾次去尼泊爾、西藏、印度等地靜思,也早已加入「婦女基金會」,但做公益之心,還只是一個潛在意識而已。這幾年來,這潛在意識變成實際行動。二00八年的四川地震,她急著要去災地救災,後來知道當時災地的混亂與交通困難才作罷。二00九年八一一水災,她全力投入台積電的公益活動:協助災區同仁整修他們被水淹的家,以及整修當地被水淹的學校,她也鼓舞許多同仁一起參加這些活動。在許多同仁以及眷屬心中,芬絕對比我更有親和力。

 是什麼使得她的心靈這樣開闊?我想:繪畫是一個重大的因素。芬幾年前才開始繪畫,但一開始就非常熱中。繪畫前,她也有過別的嗜好,例如:麻將或高爾夫,但那些不能和現在的繪畫相比。繪畫改變了她的生活方式,現在她大約有三分之一時間都花在畫上面,她可以接連七、八小時作畫,也常到博物館看幾小時的畫。她的畫風在幾年中也有好幾次改變,起初是寫真,後來「印象派」,再後來「印象派」到一個程度,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在畫什麼。幸而這一階段似乎已過,現在我又看得懂她在畫什麼了。

  繪畫使得芬靜了下來,靜下來就想得多了。而且繪畫似乎還有另一個效果,它把芬的關心範圍,從她每天看得見、聽得到的,擴大到畫中的世界,而畫中的世界當然是可以很大的,抽象畫的世界尤其可以很大很大。

  現在,她已不說以後不會再寫書,她的心靈仍在開闊,她的關懷仍在擴大,她仍在進步,一切都是「進行式」,所以,這本書命名為「畫架上的進行式」。

  我祝福她!

先把自己顧好

她積極行善,但被問及是否會鼓勵孩子從小開始行善,她坦率地說:孩子應該在年輕時將基本技能培養好,獨立自主,不要成為社會的負擔,先把自己顧好再去幫助別人,因為年輕人有太多的自我,需要先去建立或建築好的,先建立好你的慈悲或愛的內在,年輕人需要吸收很多的養分,先充實好學問、知識、人格、品德與興趣,這是最重要的。我做慈善是以同理心關懷別人,但卻不希望會產生「依賴」,譬如我第一次可以協助販賣災區農產品,但一旦建立起農民的販賣模式後,就希望他們能自立,不會再度幫助他們銷售。她說過先生對她做義工這件事很尊重,還從旁幫了不少忙。

專訪中她透露過自己的生平故事,她從小就在一個沒有爸媽的環境中長大,是姨媽把她帶大的,也因此她就比一般人早熟成熟,但她我從小就比一般人要喜歡去幫助別人,國中時到美國就學,直到1996年才回台灣,她熱愛學習,因為學習讓她快樂。關於人生,她說:我不會因為缺少而遺憾,卻常因得到而歡喜。她表示喜歡跟自己對話,她也建議大家每天都要留10分鐘或15分鐘面對自己,反省自己一天的言行,她認為那對自我成長會很有幫助。

與自己獨處對話

她認為不管年齡多大,都要學會面對自己,這樣當深夜與自己獨處時,不會不喜歡自己誠實面對自己。

她專訪中透露以前脾氣比較壞,後來的她很少發脾氣。即便生氣也會在事後跟別人解釋先前發脾氣的原因。不像以前那麼急躁,她認為那是因為變得比較不在乎了、放下,因為很多事不一定要抓在手裡面才算擁有。將達賴喇嘛送我的佛像轉送給朋友後自已更加有感觸的。她認為是上天的安排,將寶貴的東西送給朋友了,走過從有到無、到發現無以後的自在。

備註:張忠謀有一女,張淑芬有兩女,均定居美國。

 

 

張忠謀是怎麼開口求婚? 什麼時候決定結婚?他單單拿了母親的戒指問她戴戴看合適不合適,不浪漫但很堅定的情感也許就是熟齡愛情的質感。也許碰到了就明白了,兩人相遇得晚,卻明白地早,很快就決定相依為命過餘生。

結論:不完美的人生,也可能成就一種深厚的圓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