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你知道上海赫赫有名的花園式飯店——錦江飯店,它已經接待了近100多個國家的300多為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但你可能不知道,這樣成就的創造者曾經只不過是個青樓女子——董竹君。

有的人她比煙花還絢爛,有的人她比梅花還堅韌。從青樓女子到商界大亨,她是俗世中的一支傲竹,出污泥而不染,她用竹子的堅韌、梅花的不屈不撓,打造了女子煙花般的絢爛。這個活了一個世紀的女人,用自己的雙手,在亂世中書寫了自己的傳奇!

她曾經是個「青樓女子」,遇到「真愛」以為脫離苦海,后卻遭遇「婚姻失敗」,「家暴」不止,她的選擇究竟是...
她曾經是個「青樓女子」,遇到「真愛」以為脫離苦海,后卻遭遇「婚姻失敗」,「家暴」不止,她的選擇究竟是…

14歲逃出青樓,成為夏之時的督軍夫人

1900年,董竹君在一個貧寒家庭呱呱墜地,原名毛媛,父親靠拉黃包車為生,母親則靠給人幫傭貼補家用。作為亂世底層的家庭,極度的貧困讓年幼的董竹君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生離死別。房子著了火,二叔八叔的外孫和4歲的外孫女被活活燒死;不久后,三叔因為過度勞累而死去;年幼的弟弟和妹妹,因為吃不到奶水饑寒交迫、生病無錢醫治而夭折。

這些經歷讓依然頑強活著的董竹君感到幸運,但在她13歲那年,父親病重,治病花光了所有的積蓄,並且父親再也不能拉黃包車了,原本一貧如洗的家庭變得步履維艱。萬般無奈,董竹君被家人送到青樓賣唱。300大洋的交換,三年的期限。

董竹君天生長得一副好面孔,才13歲,便已經面容清麗,加上曼妙的嗓音,她不久便深得客人喜歡。但青樓始終是個風月場,是個不分年齡的地方,沒人會細問一個女孩子究竟年方几何,想要潔身自好談何容易。她心裡只盼著著期限一到,便要馬上離開這個鬼地方。可青樓的坑太深,易進難出。像她這樣的姑娘,到了可接客的年紀,老鴇根本不會放走她的搖錢樹,她要賣更高的價錢。隨著身體開始發育,她終日惶恐不安。

這時,她遇到了夏之時。他說:他喜歡她,他願意帶她走。

夏之時早年留日回國,後跟隨孫中山參加辛亥革命,為革命勝利作出巨大貢獻,革命後任北伐軍四川總司令。彼時,他24歲,大董竹君12歲,年輕有為,凌雲壯志。

她曾經是個「青樓女子」,遇到「真愛」以為脫離苦海,后卻遭遇「婚姻失敗」,「家暴」不止,她的選擇究竟是...
她曾經是個「青樓女子」,遇到「真愛」以為脫離苦海,后卻遭遇「婚姻失敗」,「家暴」不止,她的選擇究竟是…

13歲在妓院時的董竹君

已是一方督軍的他滿腔熱血,英俊瀟灑,她窈窕淑女,清麗脫俗。他喜她堅強美麗,她悅他頂天立地,難得的是,他不嫌棄她的出身,沒有對她半點不恭。是命運的偶然,也是緣分的相遇,愛情的玫瑰悄悄盛開。

董竹君註定不是一個要依附於他人的女子。夏之時對他說,他要贖她,娶她,帶她一起去日本。這對深陷泥潭的她來說是個天大的好消息,是脫離火坑的絕好機會,她感動不已,但她卻說:「我不要這樣,我又不是一件東西,以後做了夫妻,哪天你不高興就說,你是我花錢買來的,那我可受不了。你一個銅板都不能花,你要是花錢買,我就不答應跟你結婚,只要你答應我三件事,我會想辦法出去,跟你結婚。」

於是她提出了三個要求:不做小老婆;婚後夏需要帶她去日本讀書;將來夏從事革命,她料理家務。夏之時一一答應。

董竹君就是這樣的人,她要獲得一個女人的尊嚴和地位,她需要一個女人良好修養和獨立的資本,她支持愛人的事業和追求,她願意做他的賢內助!

她曾經是個「青樓女子」,遇到「真愛」以為脫離苦海,后卻遭遇「婚姻失敗」,「家暴」不止,她的選擇究竟是...
她曾經是個「青樓女子」,遇到「真愛」以為脫離苦海,后卻遭遇「婚姻失敗」,「家暴」不止,她的選擇究竟是…

夏之時和董竹君

後來,袁世凱下令用三萬元懸賞夏之時的人頭,夏之時倉皇出逃,欲渡日本避難。此時在妓院的另一方,她裝病想方設法逃出妓院,匆忙搭上黃包車,奔他而去。他敬她的膽識與氣魄,念她危難之時的相伴相隨,暗自承諾給他一個幸福的未來,回報她的生死相隨,不離不棄。

此後,董竹君跟著夏之時,二人東渡日本,在逃亡日本的途中,喜結伉儷。15歲的上海姑娘毛媛一躍成為上海灘榮耀的督軍夫人,以自己的方式贏來了愛情與新的命運。

與相愛的人在一起,度年如日,連空氣都是甜的。夏之時還為她請來了老師在家裡授課,聰明伶俐的她用四年時間修完了日本女子整個高中理科的課程。動如脫兔的董竹君與凌雲壯志的夏之時相依相伴,在異國他鄉過著神仙眷侶的日子。

可是好景不長,災難還是來了。

夏之時被迫回到祖國,不久后,她跟隨他的步伐,回到故土。回到家鄉的第一件事就是:如何面對他的家人?那是一個舊式家族,關係龐雜,勾心鬥角。她還聽說,夏之時的前妻就是因為被她那些妯娌活活氣出了肺癆,最後病死的。好在自小受盡磨難的董竹君也不是個可以任人宰割的小綿羊。

先是用一大批從海外帶回來的洋貨分給家裡的大大小小,上至老人下至小孩,還有家裡的夥計丫頭,一個都不放過。在夏家的日子裡,對家裡長輩恭恭敬敬,對同輩刁難也處處忍讓,打理家裡的一切,每天從早忙到晚,任勞任怨。漸漸的,很多人看在眼裡,也就對她無話可說。但婆婆總是對她挑剔苛刻,儘管內心憂慮、氣憤,董竹君又必須得維護家庭和諧,只能處處委曲求全。好在夏之時對她還是極好的,這讓她覺得一切都值得。

她曾經是個「青樓女子」,遇到「真愛」以為脫離苦海,后卻遭遇「婚姻失敗」,「家暴」不止,她的選擇究竟是...
她曾經是個「青樓女子」,遇到「真愛」以為脫離苦海,后卻遭遇「婚姻失敗」,「家暴」不止,她的選擇究竟是…

董竹君和大女兒夏國瑛在日本

1927年,夏之時的軍隊被新上任的總司令熊克武繳械,夏之時被免去職務,由一個堂堂大將軍都督變成了無權無勢的閑人。而這一切在事業上的不順,憤恨、不滿,夏之時都變相發到董竹君身上。

他不再是那個頂天立地、一心報國的熱血青年,而已經變成了一個自甘墮落、消極閉塞的中年男人。可怕的是,他還戀上了抽煙賭博,並且,思想滑坡,以前接受的新思想全然不見,封建思想佔據上風。這一切對於董竹君來說,無疑是個天大的災難。

那些日子,他亂髮脾氣,只要董竹君一有不滿便破口大罵,就連衣服洗不幹凈,也要冷嘲熱諷一番。經常拿著滿滿的鈔票出去,兩手空空的回來,每回賭錢輸了,回家哪裡不滿便是一通臭罵,還時時為一些莫須有的事情對她發脾氣。而這些,董竹君都忍著,並且努力的想挽回從前的丈夫,為他搭建書房,尋找新的興趣,可是,一切都於事無補。

慢慢的,夏之時變得早已不是那個不看重身份等級的人了,他對她早已沒有了當初的溫柔體貼,只有責備和奚落。他好像從沒有忘記她是個窯子裡面出來的女人。一次夏之時高燒在床,她為他端尿送飯、不辭勞苦,中間出去屋外透氣,跟他的士兵說了幾句話,夏之時竟然破口大罵,說她不守婦道。是啊,他骨子裡就是認為她是個從窯子里出來的女人,天性浪蕩。她的心,怎能不疼?

她曾經是個「青樓女子」,遇到「真愛」以為脫離苦海,后卻遭遇「婚姻失敗」,「家暴」不止,她的選擇究竟是...
她曾經是個「青樓女子」,遇到「真愛」以為脫離苦海,后卻遭遇「婚姻失敗」,「家暴」不止,她的選擇究竟是…

久為人婦的董竹君

1921年,董竹君生下了他們的第三個孩子,而夏之時卻重男輕女,併到了無法挽救的地步。一年,大女兒夏國瓊出痧疹,有生命危險。董竹君心急如焚,丟下家務,整整熬了40個晝夜照顧女兒。但恢復后,喉嚨還是啞了。作為她的丈夫,夏之時不但不關心孩子,還指責她照顧孩子把家務放下,董竹君忍不可忍,跟夏之時大吵一架。他們的婚姻在一點點的變質,變得腐爛、發霉。

後來,董竹君給他生了四個女兒,一個兒子。夏之時從來不管幾個女兒的生活和教育,更是不讓四個女兒讀書,重男輕女的思想根深蒂固。四女兒夏國璋四歲那年,腰椎患病,導致右腿粗大,需要穿刺抽出膿水,十分痛苦。董竹君日夜照顧,心如刀絞。不幸的是,另一個女兒不慎從樓上摔下來,昏迷了好幾個小時。兩個孩子同時生命垂危,她慌亂不已,四處求醫。而此時的夏之時,對這一切熟視無睹,不管孩子的死活,自己照樣吃喝玩樂,還嫌董竹君服務自己不周到。她的心,被撕得生疼。

後來時局動蕩,夏之時一家從成都搬到上海,夏之時因為反對孩子們在上海讀書,有一天心氣不順,他把氣撒到女兒夏國瓊身上,給了她一把剪刀和一根繩子,讓她自己選一樣去死。這一次,董竹君為了孩子,跟夏之時吵得翻天覆地。無意中,夏之時攔截了女兒夏國瓊的鋼琴老師寫給她的信,一看是男老師,他惱羞成怒,罵她不守婦道。董竹君反駁,卻遭來他大打出手,打得董竹君青一塊紫一塊。這還不罷休,後來竟衝進廚房拿起菜刀,追著要砍死她。這一刻,她的心在滴血,徹底碎了。她知道,他們的曾經,再也回不去了。

在一個女人最脆弱最需要你的時候,你視她為無物,當她已經變得堅強,就不再需要你了,並且覆水難收,一去不回,任你曾經再溫柔,此刻她都冷血無情。

終於忍無可忍,她要求離婚,可是夏之時不同意,他一直把董竹君看成是他的私有物,因為她是他救出火坑的,他認為她沒有資格離開。董竹君沒有辦法,選擇離家出走,身邊帶著四個他不待見的女兒以及年邁的父母。

她還記得跟他談離婚的時候,他說:「你要跟我夏之時離婚,你將來在上海灘站得住的話,能把這個女兒養活養大,不要說受教育了,我在手板心裡煎魚給你吃。」這是怎樣一種輕蔑,她就應該這樣卑微的依附著他才能活下去嗎?她不是,愛,寧可留有遺憾,也要保持獨立。

她曾經是個「青樓女子」,遇到「真愛」以為脫離苦海,后卻遭遇「婚姻失敗」,「家暴」不止,她的選擇究竟是...
她曾經是個「青樓女子」,遇到「真愛」以為脫離苦海,后卻遭遇「婚姻失敗」,「家暴」不止,她的選擇究竟是…

董竹君(又)和女兒夏國瑛

儘管她很明白一個女人帶著四個孩子在亂世之中生存將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可是她終究不肯屈服,即便在他們分居的這段日子,夏之時寫信懺悔想要挽留她。可是她堅決告訴自己不要被一時的溫情所迷惑,他們15年的婚姻早就已經被夏之時磨得灰飛煙滅,那些非打即罵的日子,跟當年在青樓又有什麼不一樣?她堅決要求離婚,逃離曾經讓她溫暖的火坑,為了她自己,還有四個孩子。

戰火硝煙的年代,創業談何容易。好在董竹君很有這方面的頭腦,早在從日本回到成都后的不久,她就開了一家黃包車公司和一家襪長,可惜後來去了上海,生意也不好做便早早收官,這次破釜沉舟她不得不從新開始。

在偌大的上海灘,除了雙手,她什麼也沒有。為了生存,她辦了一家小規模的群益紗管廠,歷經艱辛,為了股資,她還去過菲律賓。可是天不遂人願,不久后,戰爭爆發,紗管廠被戰火毀滅,辛辛苦苦的努力也付諸流水。不單行,災難接踵而來,母親去世,父親病重。難以想象一個離婚的孤身女人面對這一切,行走在崩潰的邊緣該是怎樣的絕望。

經歷了一次又一次嘗試與挫敗,董竹君依然鬥志昂揚,咬緊牙關。在亂世創業,對男人來說尚且艱難無比,何況一孤身女子!可是,巾幗不讓鬚眉,董竹君做到了!

一次機緣,得到貴人指點,她創辦了上海錦江菜館。多年積累的經驗和智慧讓他在這裡大展拳腳,她把菜館經營的有聲有色,內裡布置端莊典雅,是十分有文化的川菜館,匯聚了上海灘最有頭有臉的人物,如杜月笙、黃金榮等人,董竹君也成為了赫赫有名的企業家,商業大老闆。

錦江飯店成為在之後的半個世紀一直是上海最有名的飯店,至今也是上海赫赫有名的花園式飯店,服務過百計的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而這個創立它女人,還參加了革命,並將自己辛苦創立得來的15萬美元全部無償的捐獻給國家,成為連續七屆的政協委員,令無數人男子自嘆不如,豎起大拇指。

她曾經是個「青樓女子」,遇到「真愛」以為脫離苦海,后卻遭遇「婚姻失敗」,「家暴」不止,她的選擇究竟是...
她曾經是個「青樓女子」,遇到「真愛」以為脫離苦海,后卻遭遇「婚姻失敗」,「家暴」不止,她的選擇究竟是…

董竹君於1997年去世,享年97歲,這一路的爬走,被迫進入青樓身陷囹圄,找到真愛卻遭婚姻失敗,活了接近一個世紀,過著跌宕起伏的一生,在亂世中謀生,亦謀愛,成就自己,也成就傳奇,令無數人敬佩!

當愛情來臨時,她毅然決然的奔他而去,危難之際不離不棄,堅強勇敢,充滿氣魄和膽識。當愛情變得艱難時,她可以委曲求全,奮力挽救。當愛離去時,那個人已經不值得留戀,她做了我們現在很多人都無法做到的事,堅決離開。當她在他面前那份自尊,那份人格都沒有的時候,她再也不能忍受,即使對愛留有遺憾,也要保持獨立自強,人活在世,不能任人欺辱!一個人又怎麼樣?不做督軍夫人又怎麼樣?對於愛情,無論來與去,董竹君都是我們的榜樣!

一個女子,不管遭遇怎樣的困境,都應該活成董竹君這樣的女子!在婚姻和愛情中保持人格的獨立,不依附、不墮落;遇到生活的艱難不放棄、不埋怨。要記得,女人如水,可以隨小溪緩緩流動,也可以奔向大海激起千層浪!

via